李志、南京,不存在的人与城市

原创: 魔方大厦A座 街角民谣

如果你第一次去南京,一定要买票到南京站。

不知道南京刻意把最好的风景给了外地人,还是山水横亘,随处都是风物——总不能把火车站建到秦淮河边,行吧,就放玄武湖好了。出站四望,清清爽爽,背向出站口,1分钟就能走到玄武湖边。如果中山陵周遭的绿地是南京的肺,那么玄武湖就是这个城市的眼睛,水眸流转,热烈纯粹。

玄武湖往左往右,都是李志的故事。左边的太阳宫负一层是混杂在停车场的欧拉,是李志“洗心革面”的场所;往右是老下关,缘水而上到火车西站,这里是热河路的一头,是李志80年代的金坛县。

太阳宫是玄武湖畔土包状异类建筑,从紫金山山顶望下去,如同眼睛旁边的一颗痣,明晃晃的又如一个坟头,煞风景。某位南京当家人说要拆除,但迟迟没有动工,反而建了演艺和休憩场,有大批青年在这里开始流连和醉酒,竟然热闹起来,太阳宫冒了青烟。这里靠近白马公园和龙脖子路,是南京坊间谣传的几大极阴之地,知道的人心里毛毛的。李志和欧拉带来的暗夜歌声,不知道昭示更大的恐惧还是蓬勃的生机。

热河路很长,长到感觉可以生活一辈子。可是水运的萧条让码头失去了旧日的繁华,老下关的路上只剩下下棋的老人和无休止的叫卖阿要辣油。从2015年的时候开始这里就拆得七七八八,到处都是颓垣断壁,“下关”消失了,这里是鼓楼区,小杆子与潘西随着行政区划调整去了更摩登的新街口。热河路变得老态龙钟,仿佛只有黄昏落日与长河游船。突然有一天,哪里来的一批批年轻人,拍照哀伤感慨,所有被遗留这里的人成了生活的样本,被观察与攀谈。他们渐渐知道自己被一位忽胖忽瘦的中年男子写进歌里灌录进专辑里带到了年轻人的脑子里。急切要消逝的街景成了南京最鲜明的记忆。

南阴阳营也在拆迁,明黄的“金良酸菜鱼”招牌在沉默中熄灭。拐角的四海音像苟延残喘,没人记得他的辉煌和历史,门口的小天地不得不租给卖蜜汁藕的小商贩,开始“多元化经营”,这本是南阴阳营一家排队的游击摊位。旧城改造的推土机轰隆驶来,老字号或是新馆子都不能幸免。混杂在烤鸭店和水果店中间的四海音像曾经闪烁着南京独立音乐的火种,这其中包括李志。

如今灰烬中的火,快要熄灭了。
继续阅读“李志、南京,不存在的人与城市”

当民谣歌手住进一座城市,就诞生了一首歌曲

背着一把吉他就敢浪迹天涯  ,路过一座城市就敢说那里是家。

有人说,好的民谣歌手就是吟游诗人,从前,吟游诗人游荡在草原与大海,现在,这些游牧诗人在各个城市之间漂泊,他们与城市缔结下的情缘,成为了一首一首的歌曲,在我们听到这些歌曲的时候,也许会想起他们的故事。
且让我们一起盘点民谣中,那些关于城市的歌曲,背后的故事与情怀,或许我们也曾在某年某月,像他们一般在那座城市,发生过同样的故事。 继续阅读“当民谣歌手住进一座城市,就诞生了一首歌曲”

天空之城 – 李志

这首歌其实是一首李志的老歌了,而且曾经登上过选秀舞台(中国好声音蒋敦豪曾经翻唱过),对这首歌的普及大大推动了一下,其实还有一首吉他指弹曲目也叫《天空之城》,都是经典之作。有人曾笑称李志的嗓音是人贩子的嗓子,但喜欢上后又欲罢不能,这种反差往往就是一种音乐作品的魔力吧。

继续阅读“天空之城 – 李志”

寻找 – 李志

其实很久以前就收藏过这首歌,但一直没细听,昨天做直播的时候,看见有人点这首歌,我就重新放了一下,感觉非常有味道,李志的重低音声线听得很带感,歌词也写的像诗,编曲也非常棒,很有意境。(文:朱华东) 继续阅读“寻找 – 李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