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还年轻,所以听民谣还会流泪

如果你喜欢李志,也在他的歌里流过泪吧。

民谣萌发的地点,往往就是你所赖以生存的城市——挤爆的地铁、加班的夜晚、昏暗的酒吧、钢筋水泥的森林,在四周坚硬的背景映衬下,你特别渴望柔软的慰藉。

民谣可能是被“黑”得最厉害的音乐类型,总被批评无病呻吟、旋律不佳、词库单调如小学生作文。甚至有民谣歌手公开表示特别反感别人叫他民谣歌手。

可民谣又最容易入耳入心,每一场现场演出,都属于公开往观众伤口上撒盐——台上衬衫牛仔浅吟低唱,台下撕心裂肺哭花了妆。

到底是什么让今天的人如此感性,听民谣会流泪?

有的歌声响起来,听者流泪,歌者亦泣不成声。

因为求之不得,所以念念不忘、循环播放 继续阅读“因为你还年轻,所以听民谣还会流泪”

十年前我们听周董,十年后我们来听民谣

十年之前,所有人都在听周杰伦、陈奕迅、罗大佑,你也跟着听,不由自主摆动身子,却总是唱错歌词;五年前,所有人都在听五月天、苏打绿、南拳妈妈,你也跟着开始去现场,虽然依旧不明白摇滚、流行到底是什么。而今天,在这个充满想象力的时代,通过网络和电视,有一种小众的音乐风格悄然崛起那就是民谣。爱上民谣很简单,因为每首民谣都很好听。民谣很简单,因为它只用一把吉他就可以弹奏出来了;民谣很复杂,因为歌里唱的故事需要你去慢慢感受。2017已经过去了,十年一晃而去,下面我就为大家整理一下2017年八大民谣单曲,在过去的一年这些歌也是火的不要不要的,看看有没有你的爱豆。

继续阅读“十年前我们听周董,十年后我们来听民谣”

活的和民谣一样穷,快乐的和孩子一样真

       我是一个大三的老学长,感情分泌有点过多的差等生。

  我曾经极力杜绝写这样的文章,类似教说后来人如何如何的“成功学”废话,因为我还纠结呢,我这个特殊现状的人还能否在现实的压迫里够一够情怀的尾巴。也许有人会问,情怀,能当饭吃吗? 继续阅读“活的和民谣一样穷,快乐的和孩子一样真”

中国新民谣的发展

“新民谣”在国人潜意识的社会里还不被广泛接受,但不少城市青年、文学爱好者、学者却对它满怀希望持期待的态度。它是在欧洲文化观念和后工业音乐(追求自由和深刻思想政治的音乐风格)里扎根的民谣音乐类别。新民谣宣泄着一种心态的认可与平衡。新民谣用自己特有的力量折射出了各时代民众的意愿。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民谣中的讥讽因素和贬砭时弊的色彩较以往更加浓重[1]。当代民谣伴随城市生活而鲜活地存在着,这些音乐中有的如过眼烟云昙花一现,有的则是彻底愤怒后的呐喊而久不平息。 继续阅读“中国新民谣的发展”

北京北京不是我们的家 张玮玮和郭龙还在歌唱着它

作者:陈小北

十八年前,在五道口一家叫做“开心乐园”的酒吧里,张玮玮在舌头乐队演出的舞台下疯狂pogo,衣衫被汗水浸透;十四年前,破败的三里屯南街面临改造,一家叫做“河”的酒吧转让关张,张玮玮和他的兄弟郭龙在门前留下了一张合影;十年前,来自北方的张玮玮和郭龙幻想着烟雨飘摇的南方,写下了一首叫做《米店》的歌;2017年,他们在《中国乐队》的舞台上,再一次把它唱了出来。 继续阅读“北京北京不是我们的家 张玮玮和郭龙还在歌唱着它”

当民谣歌手住进一座城市,就诞生了一首歌曲

背着一把吉他就敢浪迹天涯  ,路过一座城市就敢说那里是家。

有人说,好的民谣歌手就是吟游诗人,从前,吟游诗人游荡在草原与大海,现在,这些游牧诗人在各个城市之间漂泊,他们与城市缔结下的情缘,成为了一首一首的歌曲,在我们听到这些歌曲的时候,也许会想起他们的故事。
且让我们一起盘点民谣中,那些关于城市的歌曲,背后的故事与情怀,或许我们也曾在某年某月,像他们一般在那座城市,发生过同样的故事。 继续阅读“当民谣歌手住进一座城市,就诞生了一首歌曲”

如今在农村种草莓的他,当年竟是与朴树齐名的民谣歌手

他身边一直有本《百年孤独》。从南方带到北京,再从北京带回南方。书从几本变成了一整箱,他不舍得丢,和那把用3000块钱买来的二手吉他一起,哼哧哼哧背回去。那些给过他精神给养的书,曾经变成他不得不呐喊的声音,又跟他一起沉默地回到故乡。 继续阅读“如今在农村种草莓的他,当年竟是与朴树齐名的民谣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