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 声音碎片

重返大地,对酒当歌!时隔整整11年,沉寂已久的声音碎片乐队卷土重来,奉献出一张重磅专辑。今日,声音碎片的新专辑《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正式发布。

这是声音碎片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而这四张均在摩登天空旗下BADHEAD厂牌出版——2002《世界是噪音的花园》、2005《优美的低于生活》、2008《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2019《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与之前三张专辑名字相比,新专辑的要内敛和低调得多,甚至乍听有点费解。这个专辑名,是迟至一个多月前才确定的。当时张晓舟和乐队成员一起前往大凉山地区拍摄乐队的MV,在从攀枝花(马玉龙是攀枝花盐边人)回西昌的车上,马玉龙提出专辑名字想用——“没有鸟鸣,关上窗吧”,巡演的名字则是“遍地风流”。这个专辑名一开始遭到其他乐手的质疑,吉他手李伟甚至觉得“遍地风流”更像一个专辑名字。张晓舟则支持马玉龙,一番争论和阐释之后,这个专辑名才一致通过了。没错,“遍地风流”——这是阿城八十年代著名小说的名字,也是声音碎片新专辑主打歌《送流水》中的一句歌词,这四个字更与声音碎片以前的专辑名一脉相承,而“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没有一丁点Rock的味道。

而平淡之中自有深意。“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来自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

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现在,关上窗吧,让原野安静下来;

如果必须,就让树木悄悄摇晃;

现在,没有鸟鸣,如果有,

那一定是我错过了。

继续阅读“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 声音碎片”

陈粒新EP:在常玉的房间里(非民谣)

作者:Sndi

沉闷昏暗的岁月里,只有打开一扇窗,阳光才能透进来。
桌上的桔色灯光,平常我最喜欢,因为在寒冷的雪夜里,桔色格外温暖。可是现在,我却有种微妙的眩晕感,好像此刻是从梦境中剥离出的瞬间。这种感觉也许就叫做“入戏”。
《在常玉的房间里》,这是陈粒继《在蓬莱》之后又一次在小众音乐领域中的大胆尝试。应姚谦的邀请,为《细看常玉》做了这张即将作为背景音乐在展览中播放的纯音乐专辑。常玉,半生潦倒,一生孤独,他的人与他的画一样,坚韧且辽阔。他说,“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他的大部分画作皆是在室内完成,也许陈粒的创作初衷便是试图将画作中某种抽象的意味抽离出来,输入进音符的特定场景描摹中。 继续阅读“陈粒新EP:在常玉的房间里(非民谣)”

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万晓利)

专辑介绍:

此专辑是根源唱作人万晓利的第五张个人专辑,起源于2016年年初的一批创作。专辑选择了其中的十首歌曲,制作丰富精良,元素涵盖甚广。看似平淡的歌词其深意实则更具人文关怀。曲风气质更凸显个人的美学倾向的一面:既古典又当下。整体内容也充满了浓厚的哲学意味。

继续阅读“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万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