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三十年 – 沈庆从《青春》到《以马为梦》

四季是鲜明的时光

锤炼出男儿的模样

酒杯里没有那忧伤

以马为梦,梦飞扬

中国马镇,丰宁坝上草原的一处旅游度假区。

歌手沈庆和张岭的《以马为梦》一直在园内单曲循环,从晨起的微凉时分,一直到夜里烟火绽放。

远处丘陵绵延,马群闲逸。

唱一首歌爱一个人过一生


1989年,19岁的四川乐山男生沈庆考进了北京农业工程大学,专业是工商管理。进大学之前,他写出了《寂寞是因为思念谁》。

在那个宿舍可以随便串联的年代,歌词被他早一年进校的师兄逯学军谱了曲,成为后来大陆校园民谣中第一拨被高度传唱的作品之一。

1995年,这首歌由当红的台湾歌手巫启贤翻唱,更名为《思念谁》。

中国大陆校园民谣的巅峰就发生在校园里。1988年进清华的高晓松在各种状态下写下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流浪歌手的情人》《白衣飘飘的年代〉等词曲。

北京联合大学的老狼虽然1991年已经毕业,但之前跟高晓松等组成了中国首支大学生摇滚乐队“青铜器”,担任主唱;而沈庆很快就以其艺术天赋和领导力接管了农工大艺术团团长。

艺术团的排练场成了海淀学生歌手们的聚会地点,逯学军、高晓松、张磊、郁冬、杨丹涛是常客,他们的创作力和荷尔蒙一样满溢,吉他、歌声常常伴随着啤酒瓶碎裂的声音……

一直认为应该将这些校园歌曲录成卡带的沈庆和郁冬到处寻找伯乐。

最终,深圳先科公司出资录制了24首校园歌手的歌曲,但他们坚持要用专业歌手演唱,24首中唯一一首由作者本人演唱的,就是沈庆的《青春》。

大地唱片的黄小茂发现了这一批人。毕业后,沈庆放弃了事业单位,进入大地唱片,做专辑《校园民谣1》的企划,当时很多文案都出自他的手笔。

演唱《青春》的沈庆作为歌手并未大红,《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却在全国风靡,将校园民谣推向了巅峰。

对此,沈庆很坦然,他说:“老狼本来就是我们当中唱得最好的。”

大地唱片之后,字母唱片,筹办听听365音乐网站,

再到创立自己的广告公司,

中间沈庆与音乐暂别了十年。

▲榕树下“民谣在路上”巡回演唱会,沈庆再次唱起了《青春》

之所以说暂别,是因为,2011年,他又重新以音乐人的身份,站回了台前。

人生中总会有一个阶段

会对你年轻时的选择产生怀疑

重新审视

做《校园民谣1》的时候,还记得有一天,我带着平面设计师赵海去清华大学,在我们那一代校园歌手第一次成规模聚集的西阶教室,悄悄地在一张课桌上刻下了一行字:唱一首歌爱一个人过一生。

那张课桌,还有西阶门前的铭牌照片,被收入了那盒卡带中,成了校园民谣永远的符号。

后来转去做广告,有人问我是不是归隐了。要活着,要赚钱吃饭,怎么可能归隐呢?

那十年时间,音乐做的很少。但我并不觉得遗憾,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个阶段对你年轻时的选择产生怀疑,然后进行理性审视。

我不是科班学音乐的,我是从一个业余爱好者成为歌手,成为词曲作者,成为制作人的。

在唱片界做了很多年,

当你那种最初的兴趣爱好、热情、激情,

慢慢被行业给消磨掉之后,

你会产生怀疑,倒不是怀疑音乐本身好不好,

而是怀疑你选择的这个东西,

会不会真的可以做一辈子?在生活现实的考验之下,

你的热情能不能持续那么久?

但我基本上没有被生活逼着去做过选择,我做广告也算如鱼得水,小时候被父亲逼着读的唐诗宋词,被逼着练的书法,使我对文字有着天然的敏感。

汉字是有调性的、温暖的、明亮的或是悲伤的,无论是创意还是文案,我都很擅长。

重回音乐界,心态会更端正

不再考虑一首歌会不会红

重新回到音乐圈,我做了一些邀约歌曲。可能因为做了20多年音乐的同时,也一直在做广告的原因,在国内的词曲创作人里,我会更了解甲方的需求。

我受邀做了《雅安情歌》,这是一首除了歌名你可能都感觉不到甲方露出的歌曲,只是在其中的哼唱里,有一个”Yi ya Yi ya an ”,它是雅安拼音拆出来的,雅安就在那个地方露出了。

今年我还为八月在青岛世博城举办的穹顶音乐节创作了主题歌《穹顶之夏》。这是一首纯童声演唱的歌曲。在受邀写这首歌的第一时间,我就有用童声来唱成年人主题的这么一个想法。

因为在这个音乐节上,有一个主题是校园民谣25周年纪念,老狼、朴树和我都会在这个音乐节上表演。

所以在歌词里面,我写了“这一首歌的约定啊”这样的歌词,好像是很多年以后的一句回答。用童声来唱,那种稚嫩的声音,会让这个约定和回答,都显得很脆弱,让人心软。

《以马为梦》是我为中国马镇写的歌,今年5月我去采风,那是我第一次去坝上。

当时的感觉就是,整个文化背景是一个比较男性的属性,自古以来,丰宁就是皇家以及军队养战马的地方,因而保留着一种血气方刚的气质。

用北京话说,就是“很爷们”,这恰好是当下的文化传播和文化特征中非常少有的。

在处理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唱的歌一直偏民谣,可以唱出故事来,但唱的劲儿可能会柔一些,所以希望有另一把声音跟我一起合作,我就找来了张岭。

我们两个人比较特别,我是中国民谣界的老人,他是中国布鲁斯的老人,两个人碰撞肯定会产生火花,所以我也邀请他参与了作曲的一部分。

8月3号,这首歌会在中国马镇首发。这是一首很阳刚的歌,但一首歌不可能在五分钟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着一个律动状态,所以我们加了一个B段。

就是“四季是鲜明的模样”那一段,它既是一个别于城市的自然状态,而且在旋律上,也会柔美一些。

我在歌曲中尽量保留了花样草原、中国马镇的地域性特点,为此专门给了八个小节的音乐,有马头琴,有满族的二弦琴,还有蒙族的呼麦唱法。

幸运的是,我这些年再回来做音乐,几乎所有的录音作品,都保持了跟中国顶级的音乐人、音乐家、乐手合作,我们做出来的品质是非常高的。

你可以看到,从14年开始到现在,几乎我所有作品的混音,都是李军,他应该是是全球最好的华人混音师,当然也是最贵的。

做《以马为梦》的时候,李军正好在做“乐队的夏天”的混音总监,他完全没有时间,就给我们推荐了另外一个非常好的王磊来混音。而这首歌里的吉他手是刘麟,是中国的吉他大师。

我对音乐的品质是有自己的要求的,你可以用低成本的方式去完成,现在的互联网上有太多的歌,就是用低成本的方式完成的。

但我喜欢跟更多的、非常好的音乐人、音乐家在一起创作,这意味着在最后阶段,也就是录音阶段,我们还能迸发出火花来。

重回音乐圈,还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心态非常端正,不会着急,不会去想一首歌会不会红,我也可以接受一首歌发表以后悄无声息。

如果你想去迎合市场的话,可能得失心就会特别多,当然,我也不会觉得自己很高尚,不去迎合什么的,我只是不想放弃自己的创作和表达欲望。

在这个行业里做久了会知道,一个歌手和一首歌红不红,完全是命来的,95%是靠命,5%靠你的准备。

我只是一个歌手

不愿意去贴其他更多的标签

我喜欢有目的的采风,但不喜欢无目的地旅行。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去走,年轻的时候都经历过了,现在对我来说,倒不如看看书,与其在五星级酒店里躺着,倒不如在家躺着。

阅读会给我很多滋养,我写过《邂逅》三部曲:《八廓街的情人》《你好,陌生人》《什么都可以》。

《八廓街的情人》描写的是旅行过程中相遇的男女关系。它不是One night stand,不是一夜情。它是我们在生命的每一个段落里的一段情感,感情是可长可短的,你不能认为七天的爱情就不是爱情。

双方都动心了,为她/他倾倒了,那就是爱情。同样,你也不能说两个人结婚七年离婚了,他们就没有过爱情,感情是没办法量化的。

所以歌词最后写,我会带着你的温度到下一个相逢的地方。两个人分开的时候,情感上和身体上的美好记忆,会带到和下一个人相逢的地方,或者是别人,或者是你,都无所谓,它只是给了你生命的滋养。

《你好陌生人》是我读完了莱昂纳多.科恩的传记后一气呵成写就的。

你可以配合着老科恩一生浪迹的故事来听这首歌,也可以独立地感受这首歌里对陌生人的善意和温存。

在这首叙事的抒情歌里,我用了20多年前《青春》的白描手法,同样唱时光,同样唱流浪,但可能温情了很多。

《什么都可以》是一首貌似写酒吧里邂逅的歌曲,其实,里面写的是第一眼的似是而非:我们会有一见钟情,是不是因为那个对方似曾相识?

曾经有朋友叫我认真写微博,说一定会涨很多粉。我说与其认真去写微博,还不如认真去写歌。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看见很多朋友每天都在看手机,以前看微博,现在看微信,特别认真,去编很长的内容发布,觉得好浪费时间。

过去的这二、三十年,我们的经济增速太快了,所以整个氛围就是我什么都要懂,我什么钱都能赚,都要去赚。事实不是这样的,能给你带来成就感、财富,或者社会地位的,一定是你最擅长的领域。

我不知道别的中年是怎样的,从2008年到现在,我一直觉得特别落伍的一点是,我认为把想表达的都写到歌里去就好了。

我是个创作人,是个歌手,我不要再去给自己贴标签,比如成为一个KOL或者什么的,其实没价值。

原创: 龙猫儿 无道不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