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青春
记录岁月

骊歌一曲送别离,相顾却依依 – 从窦唯新歌《送别》说起

2018年第一天的凌晨,近年鲜少开口唱歌的窦唯,在微博分享了最新单曲《送别2017》。文案寥寥数语,畅叙初衷:

彼《送别》,中美合成; 此《送别》, 本土圆满。值2017岁末,不一样乐队新编谱曲致敬经典,史辞重唱,为听友再见似故新声。

歌曲长达7’55”,几乎相当于两首歌的长度。窦唯作曲,不一样乐队编曲,歌词比通行版多了与朴树版不同的几句,而且词句顺序也有调整。

草碧色 水绿波
南浦伤如何

《送别2017》旋律线条并不十分明显,编曲重在营造悠远意境,窦唯的人声表现近似唱念,颇类古人吟咏诗词的抑扬和拖腔。唱针划动唱盘的沙沙声,似有若无的流水声,与人声、乐声自然融合,清净和寂,无悲无喜。可以负责任地说,这首超长的单曲相当耐听,适合冥想,可以静心。

清末民初,维新变革日盛。1905年,废除科举制,兴办新学蔚然成风。这些效法西方现代教育制度建立的新式学校,被称为“学堂”;学堂里设立的音乐科目或者为了学堂唱歌所编创的歌曲,叫做“乐歌”。

学堂乐歌是中国近现代音乐教育的开端,多以日本和欧美歌曲现成的曲调,填上中文歌词。李叔同填词的《送别》,就是其中流传至今的佳作。

1915年秋,李叔同将暑假时在日本听到的《旅愁》曲调,填词创作了《送别》,表达与友人话别的离情以及对人生的感悟。

《旅愁》由日本诗人犬童球溪作词,表达了对故乡熊本县和父母的思念之情,以及身在异乡的孤独和惆怅。

1907年,他在新泻高等女子学校任教时,根据美国作曲家John Pond Ordway写于1851年的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梦见家和母亲》)编译创作,发表于同年8月出版的音乐教科书《中等教育歌曲集》。

李叔同的《送别》,传唱已经超过一个世纪。歌词有多个版本,单是“浊酒”的量词,就有“瓢”“斛”“觚”“壶”四种之多。由于字形和发音的相近或相同,在传播过程中造成讹误,难有定论。综合字意和习惯用法,近年的翻唱以“觚”和“壶”居多。

根据林海音自传体小说《城南旧事》改编的同名电影,选用符合时代背景的《送别》作为插曲,歌词中加了“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后来的歌手多改为“几时还”。孰优孰劣,见仁见智。

李志唱的是流传最广的通行版本。台湾歌手陈绮贞的改编,除了自己另外添加一段词,还比通行版多出了整整一段:

韶光逝,留无计,今日却分袂。
骊歌一曲送别离,相顾却依依。
聚虽好,别离悲,世事堪玩味。
来日后会相予期,去去莫迟疑。

多年前,我曾在一本歌谱书上见到过这段歌词。遗憾的是,陈老师错把“袂”唱成“诀”,乱了原词的韵脚。

另有网友考证,一份“台中市立国中一年级国文科”试卷,将它作为阅读测验题。香港也有文章认为它是李叔同《送别》全词。

朴树对这首《送别》情有独钟,多次泪洒演出现场。他2013年翻唱的版本多了一小段词:

情千缕 酒一杯
声声离笛催

暂时忘掉外面的争先恐后,慢下来,静一静,和自己谈谈心。

文章来自网易云音乐专栏,文/某某师傅。原标题: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吾爱民谣 » 骊歌一曲送别离,相顾却依依 – 从窦唯新歌《送别》说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