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民谣的故事

这篇文章很早想写了 ,但却一直沉淀不下心来,用自我安慰的理由来说:“时间太少了,一直被工作占满 ,一直被游戏所虚度,一直被琐事所牵扯, 那有那么多时间来抒情。”

如果有所谓千里眼存在,你或许会看到, 在窗边有个少年。每次听民谣时,情绪总是被里面的歌词所打动,一个人坐在窗边总是思绪万千。

或许热爱民谣的情绪堆积太多了,终于让他忍不住了,时间挤挤总会有的,他开始沉淀下心,写了写他和民谣的故事。

 

第一次听民谣,应该是15年冬天那个晚上,和公司同事等公交车。在等公交过程,也许是太无聊,同事妹子哼唱起了歌。那是一首我没听过的歌,我抬头望了望她,她的脸被寒风吹的红彤彤的,嘴唇因为干燥的天气起了皮, 她抿抿嘴不断的哼唱着。

不管妹子唱的怎么样,我觉得这首歌词写得好美,情绪不断被歌词所侵蚀。在我听到那句“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时”。

我觉得这首歌好像在唱自己,内心好像被什么触动般,情绪像洪水开始泛滥。

我想起初中那年初遇她时,长发飘飘穿着短裙,青涩的脸蛋挂着淡淡的笑容,那年第一次知道惊为天人这个的词语。

后来我知道这首歌叫《南山南》,知道了唱这首歌的马頔,知道这种类型的歌叫民谣。因为《南山南》我喜欢上了这个留着板寸头,在台上弹着吉他唱着那些略带忧伤的歌的少年。

我以为《南山南》是 马頔最好听的歌,直到听到那首《傲寒》,才知道马頔最好听不是《南山南》而是《傲寒》。

“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

如果全世界对你恶语相向,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这是《傲寒》里的歌词 。

《傲寒》的歌词已经让我很触动了,在网上了解歌背后的故事更让人很感动。《傲寒》是马頔为舒傲寒创作的歌 ,并且以她名字命名。

在这个书信已经消失的年代,却还有这样的男人愿意为她写情话,并且为她谱成歌,这真是我目前见过最牛逼最有才华的告白。

我又慢慢的了解更多的民谣歌手 ,知道了宋胖子 的《董小姐》《安河桥》《《关忆北》 , 真不知道宋胖子的歌词是怎么想出来的 , 那沧桑的嗓音 唱那样的歌词,简直戳到心里去 。

喜欢民谣就像嗜白酒成性的洒徒,却再爱不上啤酒,听久了民谣,主流的歌曲像脱水蔬菜一样,营养还在但是口味全无。(by王昌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