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星座 (实体专辑版) – 朴树


站长语:前天听到了朴树最新的单曲《猎户星座》,依旧是朴氏风格,很好听,好似一个温情的男人在你耳边倾述一个动人的故事,故推荐一下此专辑。

试听地址:http://music.163.com/#/album?id=36811043

专辑鉴赏

《猎户星座》是一张有着少年心气的专辑。该专辑里的朴树,依然心绪翻滚、纠结不安、起伏跌宕。《猎户星座》用十首独立的歌曲,记录了朴树十四年点滴的成长,没有浪费任何一个瞬间,不经意间就完成一种人生的完整 。

《猎户星座》并不完美。该专辑情绪直接且饱满,几乎每首歌里都有发自内心的呐喊。呐喊在《猎户星座》里不是一个动词,它有时会藏在密集的鼓点、澎湃的和声里,是突然就将听众浇湿的暴风雨般浓烈的情绪。

专辑里的歌曲有着很多听众预想的意象。《Forever Young》的歌词被大段强烈节奏推出来,朴树用有一点戏谑的方式,让《Forever Young》的前半段有点无奈,副歌用“Just那么年少”开头,完全换了情绪,所有音乐如潮水退去,让 “即使全部都输掉/也要没心没肺地笑”变成坚定 。

《清白之年》是熟悉的朴树风格。整首歌以清新的旋律、隽永的歌词、厚重的情感表达,从中看到了朴树“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人生态度 。

《The Fear In My Heart》并没有故作欢乐的电气节奏,以“你在躲避什么”的人声开头,前半段都是缓缓的自我探问,配合简单的电吉他,但情绪并没有被稀释,让听众听上去筋疲力竭。副歌开始音乐一拥而上,将每一句情绪推到高处,“当我一微笑/所有的苦难/都灰飞烟灭”时升至最高,浓烈的自我解套的渴望充斥,音浪也在奋力淹没人声。

相比《Forever Young》失望之路,《The Fear In My Heart》的黑暗漫舞,《空帆船》以“我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那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快乐”道出真相,是那种连朴树自己也未必知道和面对的灵光一现。所有一切让这首《空帆船》在大量的和声的包覆中听上去竟然最为轻松。“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猛烈跳动”从所有的配器声和人声中显露出来。

前面几首可以说是从故作轻松,到举重若轻,《Never Knows Tomorrow》连重也不举了,是整张专辑中最明快的一首,单纯的贝司和电吉他,跳跃的鼓点,营造出阳光早上,从沉缅里抬头,才能写出“不重要的一天又开始了”。但即使这样简单直接地说了“从不知明天如何”,也不如《未知》化得干净。比起曲子,歌词是朴树用以与这个世界联系的通路,听众借以揣测他内心细微的变化,但比起所有编排过的词汇,《未知》里模糊难辨的语言和开头大段留白可能是朴树更为满意的表达。

《平凡之路》延续了朴树一贯的“新民谣”式风格,缓慢抒情的节奏及其清澈的嗓音及低声的吟唱,令该曲充满淡淡的温暖及忧伤。该曲能让听者享受平静和青春的感觉,及在伤感和迷茫中找到未来的方向。该曲采用典型的Trip-Hop式和弦分解,唱出了听众的心声,它足够诚恳、坦荡,演绎出不平凡的人生之旅。《平凡之路》歌词选择了刻意的粗砺感,曲末的Rap听起来直指人心。

《在木星》讲述了每位听众心中的侠客梦,有外太空的感觉,跟电影《刺客聂隐娘》的格调很配。整首歌在编曲和和声运用上,比《平凡之路》更成熟。

《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同时融入了雷鬼的节奏和俄罗斯民族的旋律,但却依然有着朴树特有旋律线的骨架。歌词里除了在文本里有伍尔夫、卡尔维诺和加缪等人的光华之外,还多了马致远“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东方古典元素剪影。两者相融,不仅不违和,更增加了作品的纬度。该曲以“锋利”的表达,直指听众内心深处的情感,这种情感乍听之下有些“颓靡”,但就如歌词所写,直面人心之后,才是真实的情感和透彻。

专辑介绍:

2017年4月30日,北京晴好,微凉。

这注定是难忘的一天。

下午的时候,师傅把自己一个人关进酒店房间,嚎啕大哭了好久。

那天早些时候,《猎户星座》按时上线了。经历了长达14年的煎熬和等待之后,朴树终于发行了他的第三张新专辑。个中纠葛,不再赘述。但是,他并没有像一个刚刚抵达终点的人一样,流露出不知所措的喜悦——恰恰相反,他非常愤怒,极度悲伤。

实际上,大家当时听到的版本,并不是他完整要表达的音乐,因为时间紧迫和交流失误,很多细节和缩混都不如预期。但演唱会迫在眉睫,在衡量了各合作方的压力之后,两害相权取其轻,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让这张专辑匆忙上线。

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个商业决定。对他而言,却要面对来自内心的巨大压力。14年的努力,难道就这样被潦草的交代了吗?长久的坚持,难道就这样荒谬的结束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之前的所有付出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听到他在哭,但没去打扰他。说实在的,我觉得上线的版本没有他说的那么差,但我也能体会,对于一个专业音乐人来说,那样的细节处理真是无法接受的事。

还有几个小时,演唱会首站演出就要开始了。他终于出来了,他没说话,我也没说话。那天晚上,我们险些迟到。他站在台上,唱到《且听风吟》的时候,忍不住又哭了。最后他说:“也许将来,我会怀念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

但是,我们真的已经拼尽全力了吗?

回家的路上,车里一直沉默,我们都各自想着心事。下车的时候,师傅平静地说了一句:“我们重新缩混吧。”

认识朴树十几年,我们都快要变成和他一样的人了,一样对自己的工作不厌其烦的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演出、宣传、采访,工作一直没断,有他这句话,师傅和录音师只能用每周的休息时间加班,一点一点,重新修改缩混。

“贝司低频也许该收一点。”

“试试这的吉他再脏一点。”

“我想鼓的空间再大一些。”

谢天谢地,我们的录音师Paul和卢楠都是跟他一样认真较劲的人。一起搞了将近5个月,终于,在9月中旬,师傅说修改完毕,可以准备发行实体唱片了。

还没完。接下来磕设计,挑图,排版,调色。

“这处渐变太愣了。”

“这处的标点是多余的。”

“内页设计要跟着音乐的呼吸,这样不对。”

最后,设计师已经不知道怎样回复微信了。没关系,那我们自己来完成。

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朴树的工作风格的。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也忍受不了。夏天的时候,他正在准备《猎户星座》这首新歌。有那么几天,他足不出户,待在家里跟自己死磕,就是为了伴奏里的几句燕子叫。他把这几秒钟的声音调来调去,最后,连他自己也承认,真没人听得出来。

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和别人都逼疯,做这些他人感知不到的事情呢?

我想,朴树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个艺人,他有一个艺术家的精神结构。当他在从事创作的时候,他的大脑和心灵都在高速运转,如果有一天,这个运转速度慢下来了,他就不再是他自己了。他担心这件事情发生,他不能允许这件事情发生。他在自己的作品上永远表现得这么苛刻,那是因为,他的创作永远是动态的过程。如果不能适应他的动态,那是没办法跟他一起工作的。

最后10天,我们还要做出一个新的MV。演唱会导演董小树从多年跟拍的浩瀚素材里开始找,开始剪。

“小树,这个镜头再长一些会好吗。”

“这里叠化一下怎么样。”

“咱们换个字体吧。”

还好,小树手快,连续快捷键征服了朴老。终于,在48小时之前,MV定下来了。

从上线到实体发行,漫长的204天过去了。《猎户星座》终于揭开了面纱,并且还有一个MV呈现给大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感到开心,反正我是高兴的。我是真的很怀念,过去这些“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而且,我们终于可以开始以后的生活了,凡此过往,皆为序章。

感谢在这个年代还能支持实体唱片的你们。经纪人本来不会写文案的,但不好意思太能干了,麻烦今晚加个鸡腿补补。

最后,师傅,这张就这样吧。如果你按这个发片速度,下次我和小树就都老了,陪你磕不动了。祝你尽快成为老艺术家吧,成不了也没事儿,成为你自己,我看就挺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