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 – 筠子。不曾忘記,從未失去。

一年多前的某一天,好友發來短信:“明天立秋了,再聽聽筠子吧。”那個傍晚,我正行走在家鄉的某條街道上,這個南方的城市每到立秋之時都會順應節氣,太陽早收盡了它晃眼的光,只留些許熱,然這餘熱也被忽然吹來的涼風漸漸散盡了,道路旁原本蔥郁的大樹開始發黃,眼見得樹葉紛紛墜落,聽著《立秋》,我恍惚有一種莫明的憂傷:繁華的夏日盡後轉眼就是秋,那些曾經燦爛卻又凋零的正是一種時光洗劫過的美,像不像我們的人生呢?

“你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流過的光,你伸出雙手摸著紙上寫下的希望,你說花開了又落像是一扇窗,可是窗開了又關像愛的模樣;你舉著一枝花等著有人帶你去流浪,你想睡去在遠方像一個美麗童話,那本書合了又開飄落下夢想,我們倆合了又分像一對船槳。總要有些隨風有些入夢有些長留在心中,於是有時瘋狂有時迷惘有時唱。”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聽筠子的《立秋》,我都湮沒在那聲音的平靜裏,而如今已經離開五年的筠子卻長留在我心中了。

“來啊來看那春天她只有一次啊,而秋天是假的生活多遙遠啊,你不要不要脫下冬的衣裳,你可知春天如此短她一去就不再來。”2000年的春分時節,我第一次聽到筠子的聲音,那時的我還沒有太多的憂愁,筠子的聲音卻感染了我,一直喜愛冬季的我頭一次發現春的短暫與珍貴,我真希望春天不要那麼快流逝啊。誰曾想到呢,這麼個擁有明媚青春的女子竟在那年九月某天傍晚永遠離開了人間,在她出了此生唯一的一張唱片後告別了我們,那一天——2000年9月10日。

筠子的《春分立秋冬至》惟獨少了“夏”,我時常想像筠子的歌聲應該是什麼樣的,若用顏色形容,她的聲音裏分明有碧綠有金黃有雪白有湛藍,可少了火紅;若用季節形容,她的歌聲傳達著春的明媚秋的詩意冬的從容還有四季分明的純粹,可少了夏的昂揚。她用歌聲告訴我面對生活我們要珍惜要堅強要勇敢要自信,卻也有她擺脫不了的憂傷:“我急忙穿好衣裳推門而出,迎面撲來是街上悶熱的欲望,我輕輕一躍跳進人的河裏;外面下起了小雨,雨滴輕飄飄得像我年輕的歲月,我臉上蒙著雨水就像蒙著幸福;我心裏什麼都沒有就像沒有痛苦,這個世界什麼都有就像每個人都擁有。繼續走繼續忘記,在我沒有意識到的青春。”在我聽到筠子版的《青春》一年後,我終於有些明白了她歌中訴說的痛苦與無奈,那些掙扎清清楚楚,我們緊緊抓住是否也正是我們日後會忘記的?汪峰的《青春》裏還在繼續:“繼續走繼續失去,在我沒有意識到的青春。”我們坦然擁有的是否也正是我們將要失去的?

“別哭我親愛的人,我想我們會一起死去,別哭夏日的玫瑰,一切已經過去,你看車輛穿梭遠處霓虹閃爍,這多像我們的夢;來吧我親愛的人,今夜我們在一起跳舞,來吧孤獨的野花,一切都會消失,你聽窗外的夜鶯路上歡笑的人群,這多像我們的夢。別哭親愛的人,我們要堅強我們要微笑,因為無論我們怎樣,我們永遠是這美麗世界的孤兒。”五年,不長不短的五年,一生重複不多的五年。五年前的汪峰說,筠子和我們許多人一樣是這個美麗世界的孤兒;五年後的我們也改變了許多,卻還在聽著當年的聲音,然而,筠子,我不曾忘記,也從未失去。
2005-09-08

(by清茶藏秋 from 豆瓣)

作曲 : 高晓松
作词 : 高晓松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 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 开了又落 像是一扇窗
可是窗 开了又关 像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枝花 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 像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 合了又开飘落下梦想
我们俩 合了又分像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你坐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流过的光
你伸出双手 摸着纸上写下的希望
你说花 开了又落 像是一扇窗
可是窗 开了又关 像爱的模样
你举着一枝花 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
你想睡去在远方 像一个美丽童话
那本书 合了又开飘落下梦想
我们俩 合了又分像一对船桨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总要有些随风 有些入梦
有些长留 在心中
于是有时疯狂 有时迷惘
有时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