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雨 – 龚钊

龚钊,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女孩,冷节奏乐队的主唱、吉他手,娴熟的吉他演奏令人记忆深刻,风格走blues和funk为主,和布鲁斯口琴演奏大师张晓松的搭档一起演出,现场很是撩人,建议有机会可以观摩现场。现在这里放她的一首最接近民谣的原创作品:六月雨。

继续阅读“六月雨 – 龚钊”

来自我心 – 老狼

老狼和我们这一代人一起青涩,一起成熟,一起老去。他的歌声,总能探寻到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为我们这些在时代的夹缝中艰难挣扎的人带来抚慰,带来青春遥远的回声。在这个温暖的午后,女儿无意按下的音乐键放出老狼的歌,歌声牵出心头的雨丝纷纷撒落。。。歌声在风中飘,歌声来自我心。 继续阅读“来自我心 – 老狼”

南部小城 – 曹方

《南部小城》是收录在《哼一首歌 等日落》新专辑中的一首轻爵士民谣小品,十七岁时的创作初稿,时过境迁,这首作品与她再次产生共鸣,并让制作人王晓东在初听时惊喜不已。跨越了十年后重新制作的《南部小城》,在今天这般浮躁的时代,它的质朴和纯真更显可贵。 继续阅读“南部小城 – 曹方”

二十岁的某一天 – 花粥

花粥为什么能火, 因为她唱的很真实, 不矫情。

可能最开始是觉得她的很多歌逗比,《老中医》《屌丝之歌》之类的 ,听完了以后大家都能哈哈乐…

但听得久了,发现她的很多歌是很悲伤的,词写直白,直戳人心。音乐旋律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传达感情,花粥的很多歌可能编曲差、旋律差,但是就能把你唱哭。 继续阅读“二十岁的某一天 – 花粥”

Oh My Love – John Lennon(约翰列侬)

约翰列侬(John Lennon)一首歌曲,选自专辑《imagine》。
列侬曾经公开表示,他创作的情歌,灵感都来源于他的妻子小野洋子,这首歌曲自然也不例外。这首歌曲旋律柔美,歌词质朴,通过最简洁的艺术形式,表达了最真切的情感,成为永恒的经典。

站长注:初听这首歌是在20年前的大学时代,伴我度过了很多安静入睡的夜晚。翻翻老回忆,推荐一下这首歌。
继续阅读“Oh My Love – John Lennon(约翰列侬)”

The Sound Of Silence – Simon & Garfunkel

今天推荐一首经典民谣,出自Paul Simon和Garfunkel,收录在1964年10月19日录制的专辑《Wednesday Morning》中。

1964年,Paul Simon移居欧洲后,开始在巴黎
和英国伦敦各种民间俱尔部中演出。返回纽约后,他与CBS的唱片公司签约,制作人为Tom Wilson,并且重新与他的老搭档Garfunkel合作。他们在1964年录制的专辑《Wednesday Morning》,其中包括歌曲《The Sound Of Silence》的销量不是很好,使得Simon返回伦敦。
1967年,Paul Simon和Garfunkel有一个重要的计划是为电影《毕业生》担任音乐制作,在1968年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发行的电影原声唱片中,人们听到了《寂静之声》。 继续阅读“The Sound Of Silence – Simon & Garfunkel”

南方的秋天 – 宁夏

宁夏,一位民谣男声,情歌一首,配器很简单,一般就是一把吉他,编配成双声道,让左右耳朵感受不同吉他声的律动,很朴素的表达,男声也较清新,富有情感,有画面感。

正如歌者自己所说的“我写过的这些歌里,没有我的想象。只有简单诉说的真实生活。没有远离生活字斟句酌的歌词,没有渲染悲伤发泄情绪的旋律,就只是弹着琴唱着歌。” 其实这也就是民谣本真的状态。 继续阅读“南方的秋天 – 宁夏”

一把破吉他1999 – 赵照

这首歌的动机来自于1999年,赵照第一次背着吉他去北京的火车上;当时正是少年,正有着少年的烦恼和骄傲; 如今唱来,滋味已是陈年老酒;这首歌于赵照的意义,权当为那年夏天的自己和这把破吉他做个记录,给当年的少年心气打一个补丁。

站长注:个人比较喜欢音乐人赵照的作品,个人也比较偏向于他的类似风格,一把破吉他对一个民谣歌者意味着什么,只有唱歌的人心里最有感觉。推荐! 继续阅读“一把破吉他1999 – 赵照”

儿时 – 刘昊霖

《儿时》的词曲完成于14年,枯鱼肆成立之初,曲调源于刘昊霖一段四小节的即兴哼唱。
“听到旋律时,我脑子里忽然浮现的是木心老先生写的一阙短句 —— 女孩拢头发时斜眼一笑很好看,男孩系球鞋带而抬头说话很好看,还有那种喜鹊叫客人到的童年。一时间儿时记忆的片段,在曲调起伏中不断涌出,跳转,有种现在不写下来以后一定会遗憾的感觉驱使我落笔。第二天清早,我便就这段旋律填完了整篇歌词交给刘昊霖试唱。每行八个字,4行一段,完全是一种写入迷的状态,一连39行。词曲完成后被搁置了很长时间,更换吉他编配,挑选人声,一磨就是两年。”
简洁童趣的吉他和弦。意象落地的场景素写。老树白墙,烂漫好景。是创作技巧上沉淀后的一种回归。给予音乐构建听觉上的场景,由情绪随意进出。偶尔一两句主观视角的抒情,讨好自己。
词作者唐映枫说,与《浓烟下》的表达不同,《儿时》是一首典型的校园民谣,写作气质上一脉相承,通过不同的人声演绎,散落于我不同的生活节点。这首歌晚了两年,但搁现在出来又是恰好。 继续阅读“儿时 – 刘昊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