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 声音碎片

重返大地,对酒当歌!时隔整整11年,沉寂已久的声音碎片乐队卷土重来,奉献出一张重磅专辑。今日,声音碎片的新专辑《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正式发布。

这是声音碎片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而这四张均在摩登天空旗下BADHEAD厂牌出版——2002《世界是噪音的花园》、2005《优美的低于生活》、2008《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2019《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与之前三张专辑名字相比,新专辑的要内敛和低调得多,甚至乍听有点费解。这个专辑名,是迟至一个多月前才确定的。当时张晓舟和乐队成员一起前往大凉山地区拍摄乐队的MV,在从攀枝花(马玉龙是攀枝花盐边人)回西昌的车上,马玉龙提出专辑名字想用——“没有鸟鸣,关上窗吧”,巡演的名字则是“遍地风流”。这个专辑名一开始遭到其他乐手的质疑,吉他手李伟甚至觉得“遍地风流”更像一个专辑名字。张晓舟则支持马玉龙,一番争论和阐释之后,这个专辑名才一致通过了。没错,“遍地风流”——这是阿城八十年代著名小说的名字,也是声音碎片新专辑主打歌《送流水》中的一句歌词,这四个字更与声音碎片以前的专辑名一脉相承,而“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没有一丁点Rock的味道。

而平淡之中自有深意。“没有鸟鸣,关上窗吧“来自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

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现在,关上窗吧,让原野安静下来;

如果必须,就让树木悄悄摇晃;

现在,没有鸟鸣,如果有,

那一定是我错过了。

继续阅读“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 声音碎片”

李志、南京,不存在的人与城市

原创: 魔方大厦A座 街角民谣

如果你第一次去南京,一定要买票到南京站。

不知道南京刻意把最好的风景给了外地人,还是山水横亘,随处都是风物——总不能把火车站建到秦淮河边,行吧,就放玄武湖好了。出站四望,清清爽爽,背向出站口,1分钟就能走到玄武湖边。如果中山陵周遭的绿地是南京的肺,那么玄武湖就是这个城市的眼睛,水眸流转,热烈纯粹。

玄武湖往左往右,都是李志的故事。左边的太阳宫负一层是混杂在停车场的欧拉,是李志“洗心革面”的场所;往右是老下关,缘水而上到火车西站,这里是热河路的一头,是李志80年代的金坛县。

太阳宫是玄武湖畔土包状异类建筑,从紫金山山顶望下去,如同眼睛旁边的一颗痣,明晃晃的又如一个坟头,煞风景。某位南京当家人说要拆除,但迟迟没有动工,反而建了演艺和休憩场,有大批青年在这里开始流连和醉酒,竟然热闹起来,太阳宫冒了青烟。这里靠近白马公园和龙脖子路,是南京坊间谣传的几大极阴之地,知道的人心里毛毛的。李志和欧拉带来的暗夜歌声,不知道昭示更大的恐惧还是蓬勃的生机。

热河路很长,长到感觉可以生活一辈子。可是水运的萧条让码头失去了旧日的繁华,老下关的路上只剩下下棋的老人和无休止的叫卖阿要辣油。从2015年的时候开始这里就拆得七七八八,到处都是颓垣断壁,“下关”消失了,这里是鼓楼区,小杆子与潘西随着行政区划调整去了更摩登的新街口。热河路变得老态龙钟,仿佛只有黄昏落日与长河游船。突然有一天,哪里来的一批批年轻人,拍照哀伤感慨,所有被遗留这里的人成了生活的样本,被观察与攀谈。他们渐渐知道自己被一位忽胖忽瘦的中年男子写进歌里灌录进专辑里带到了年轻人的脑子里。急切要消逝的街景成了南京最鲜明的记忆。

南阴阳营也在拆迁,明黄的“金良酸菜鱼”招牌在沉默中熄灭。拐角的四海音像苟延残喘,没人记得他的辉煌和历史,门口的小天地不得不租给卖蜜汁藕的小商贩,开始“多元化经营”,这本是南阴阳营一家排队的游击摊位。旧城改造的推土机轰隆驶来,老字号或是新馆子都不能幸免。混杂在烤鸭店和水果店中间的四海音像曾经闪烁着南京独立音乐的火种,这其中包括李志。

如今灰烬中的火,快要熄灭了。
继续阅读“李志、南京,不存在的人与城市”

烟嗓民谣:沧桑尽述于旋律之中

之前做过一个烟嗓民谣的歌单,大家都颇为感兴趣,于是我打算推荐几首个人比较喜欢的“烟嗓”民谣,排名不分先后,歌单中的歌曲我也都比较喜爱

在民谣类别中,是没有“烟嗓”民谣一说的

先说说何为“烟嗓”,烟嗓是一种很高的声乐技巧,是通过发声时是声带部分振动,然后通过共鸣腔来放大,使得本来较为完美的中声区具有金属的质感,烟嗓最大的特点是辨识度高,咱们所要讲的烟嗓一种是沧桑感的,一种是能把你掰“弯”的声音

先说说最近比较喜欢的歌手

郭旭

他的嗓音很沧桑,曾一度誉为“民谣小调催泪之王”,之前有写过一篇文章“民谣大叔郭旭 你的嗓音道尽沧桑”,不过我并没有发到公众号,公众号是在这篇文章之后才建立的,咱下次再发吧

《不找了》 继续阅读“烟嗓民谣:沧桑尽述于旋律之中”

颜值爆表的民谣女歌手,你喜欢谁

唱民谣的歌手不多,唱民谣的女歌手不多,能唱到你心里的女歌手就更少了。 或许如今的我们都会不禁感叹一句 以前听歌,听旋律,后来,听歌词,现在,听故事。而在我心里最有故事的音乐莫过于民谣了,所以今天就来介绍几位风格各不相同且颜值爆表民谣女歌手中的其中几位吧

继续阅读“颜值爆表的民谣女歌手,你喜欢谁”

因为你还年轻,所以听民谣还会流泪

如果你喜欢李志,也在他的歌里流过泪吧。

民谣萌发的地点,往往就是你所赖以生存的城市——挤爆的地铁、加班的夜晚、昏暗的酒吧、钢筋水泥的森林,在四周坚硬的背景映衬下,你特别渴望柔软的慰藉。

民谣可能是被“黑”得最厉害的音乐类型,总被批评无病呻吟、旋律不佳、词库单调如小学生作文。甚至有民谣歌手公开表示特别反感别人叫他民谣歌手。

可民谣又最容易入耳入心,每一场现场演出,都属于公开往观众伤口上撒盐——台上衬衫牛仔浅吟低唱,台下撕心裂肺哭花了妆。

到底是什么让今天的人如此感性,听民谣会流泪?

有的歌声响起来,听者流泪,歌者亦泣不成声。

因为求之不得,所以念念不忘、循环播放 继续阅读“因为你还年轻,所以听民谣还会流泪”

陈粒新EP:在常玉的房间里(非民谣)

作者:Sndi

沉闷昏暗的岁月里,只有打开一扇窗,阳光才能透进来。
桌上的桔色灯光,平常我最喜欢,因为在寒冷的雪夜里,桔色格外温暖。可是现在,我却有种微妙的眩晕感,好像此刻是从梦境中剥离出的瞬间。这种感觉也许就叫做“入戏”。
《在常玉的房间里》,这是陈粒继《在蓬莱》之后又一次在小众音乐领域中的大胆尝试。应姚谦的邀请,为《细看常玉》做了这张即将作为背景音乐在展览中播放的纯音乐专辑。常玉,半生潦倒,一生孤独,他的人与他的画一样,坚韧且辽阔。他说,“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他的大部分画作皆是在室内完成,也许陈粒的创作初衷便是试图将画作中某种抽象的意味抽离出来,输入进音符的特定场景描摹中。 继续阅读“陈粒新EP:在常玉的房间里(非民谣)”

《小明与陈绮贞》

刚过不久的农历新年假期,你是否还意犹未尽呢?

是否还在节后综合症里挣扎呢?

是否在为“春节膘”而苦恼呢?

《小明与陈绮贞》鹿小乐●新单

这时候的你不管是在上学还是在上班,不妨来听听阿乐的这首民谣《小明与陈绮贞》

一首向偶像表白的正能量歌曲,可以驱除你一切的烦恼,让你瞬间回到青春时候的记忆

继续阅读“《小明与陈绮贞》”

十年前我们听周董,十年后我们来听民谣

十年之前,所有人都在听周杰伦、陈奕迅、罗大佑,你也跟着听,不由自主摆动身子,却总是唱错歌词;五年前,所有人都在听五月天、苏打绿、南拳妈妈,你也跟着开始去现场,虽然依旧不明白摇滚、流行到底是什么。而今天,在这个充满想象力的时代,通过网络和电视,有一种小众的音乐风格悄然崛起那就是民谣。爱上民谣很简单,因为每首民谣都很好听。民谣很简单,因为它只用一把吉他就可以弹奏出来了;民谣很复杂,因为歌里唱的故事需要你去慢慢感受。2017已经过去了,十年一晃而去,下面我就为大家整理一下2017年八大民谣单曲,在过去的一年这些歌也是火的不要不要的,看看有没有你的爱豆。

继续阅读“十年前我们听周董,十年后我们来听民谣”

陈粒——一个特立独行的灵魂

一直觉得陈粒,活出了她想要的样子。

哪怕外人对她如何猜测,如何嘲讽,是支持或反对,她还是坚持唱歌这条路。

最开始知道她,是《奇妙能力歌》,是马頔《南山南》很火的那年。那时遍大街都在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第一次听,只觉得她声音唱出灵性,唱出失落。一开始并没太多心动,后面听了很多遍,越听越喜欢。也许是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爱而不得的经历,明明有更好更圆的月亮,却只喜欢心尖上的那枚。 继续阅读“陈粒——一个特立独行的灵魂”

小清新声线的民谣“女流氓”

说到女流氓,岂可少了“粥爷”,花粥的“不羁,但不放荡;屌丝,却不庸俗”开黄腔唱《老中医》,“专治吹牛逼”
她唱小清新,“时间会杀死所有的从前,我们没必要再去怀念”
能被网友热捧为民谣界的粥大爷,她是始料未及的不过是哼着人们爱听的调调,唱着普罗大众的心绪,她做的事情永远是那一件:唱我想说的,让听众找到自己的影子。

 

除了花粥,在女流氓圈里,有大火的花粥,也有拥趸无数的陈粒,他们从小众红到大众,姿态飞扬,无数粉丝喊着老公,拉着横幅到现场说,我下面给你吃
但民谣的特点就是它能满足所有人的胃口,有浓烈,也有小清新,有江湖豪情,也有浅吟低唱

 

任素汐
电影《驴得水》的故事背景是1942年,经典歌曲《夜来香》也创作于1942年,如果说电影《驴得水》本身是在记录人性、表达荒诞、触动悲情,那么《我要你》则是以一股极具反差的文艺气息飘洒到每个人的内心
(摘自歌词)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 我的情郎

继续阅读“小清新声线的民谣“女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