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嗓民谣:沧桑尽述于旋律之中

之前做过一个烟嗓民谣的歌单,大家都颇为感兴趣,于是我打算推荐几首个人比较喜欢的“烟嗓”民谣,排名不分先后,歌单中的歌曲我也都比较喜爱

在民谣类别中,是没有“烟嗓”民谣一说的

先说说何为“烟嗓”,烟嗓是一种很高的声乐技巧,是通过发声时是声带部分振动,然后通过共鸣腔来放大,使得本来较为完美的中声区具有金属的质感,烟嗓最大的特点是辨识度高,咱们所要讲的烟嗓一种是沧桑感的,一种是能把你掰“弯”的声音

先说说最近比较喜欢的歌手

郭旭

他的嗓音很沧桑,曾一度誉为“民谣小调催泪之王”,之前有写过一篇文章“民谣大叔郭旭 你的嗓音道尽沧桑”,不过我并没有发到公众号,公众号是在这篇文章之后才建立的,咱下次再发吧

《不找了》 继续阅读“烟嗓民谣:沧桑尽述于旋律之中”

颜值爆表的民谣女歌手,你喜欢谁

唱民谣的歌手不多,唱民谣的女歌手不多,能唱到你心里的女歌手就更少了。 或许如今的我们都会不禁感叹一句 以前听歌,听旋律,后来,听歌词,现在,听故事。而在我心里最有故事的音乐莫过于民谣了,所以今天就来介绍几位风格各不相同且颜值爆表民谣女歌手中的其中几位吧

继续阅读“颜值爆表的民谣女歌手,你喜欢谁”

因为你还年轻,所以听民谣还会流泪

如果你喜欢李志,也在他的歌里流过泪吧。

民谣萌发的地点,往往就是你所赖以生存的城市——挤爆的地铁、加班的夜晚、昏暗的酒吧、钢筋水泥的森林,在四周坚硬的背景映衬下,你特别渴望柔软的慰藉。

民谣可能是被“黑”得最厉害的音乐类型,总被批评无病呻吟、旋律不佳、词库单调如小学生作文。甚至有民谣歌手公开表示特别反感别人叫他民谣歌手。

可民谣又最容易入耳入心,每一场现场演出,都属于公开往观众伤口上撒盐——台上衬衫牛仔浅吟低唱,台下撕心裂肺哭花了妆。

到底是什么让今天的人如此感性,听民谣会流泪?

有的歌声响起来,听者流泪,歌者亦泣不成声。

因为求之不得,所以念念不忘、循环播放 继续阅读“因为你还年轻,所以听民谣还会流泪”

陈粒新EP:在常玉的房间里(非民谣)

作者:Sndi

沉闷昏暗的岁月里,只有打开一扇窗,阳光才能透进来。
桌上的桔色灯光,平常我最喜欢,因为在寒冷的雪夜里,桔色格外温暖。可是现在,我却有种微妙的眩晕感,好像此刻是从梦境中剥离出的瞬间。这种感觉也许就叫做“入戏”。
《在常玉的房间里》,这是陈粒继《在蓬莱》之后又一次在小众音乐领域中的大胆尝试。应姚谦的邀请,为《细看常玉》做了这张即将作为背景音乐在展览中播放的纯音乐专辑。常玉,半生潦倒,一生孤独,他的人与他的画一样,坚韧且辽阔。他说,“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他的大部分画作皆是在室内完成,也许陈粒的创作初衷便是试图将画作中某种抽象的意味抽离出来,输入进音符的特定场景描摹中。 继续阅读“陈粒新EP:在常玉的房间里(非民谣)”

《小明与陈绮贞》

刚过不久的农历新年假期,你是否还意犹未尽呢?

是否还在节后综合症里挣扎呢?

是否在为“春节膘”而苦恼呢?

《小明与陈绮贞》鹿小乐●新单

这时候的你不管是在上学还是在上班,不妨来听听阿乐的这首民谣《小明与陈绮贞》

一首向偶像表白的正能量歌曲,可以驱除你一切的烦恼,让你瞬间回到青春时候的记忆

继续阅读“《小明与陈绮贞》”

十年前我们听周董,十年后我们来听民谣

十年之前,所有人都在听周杰伦、陈奕迅、罗大佑,你也跟着听,不由自主摆动身子,却总是唱错歌词;五年前,所有人都在听五月天、苏打绿、南拳妈妈,你也跟着开始去现场,虽然依旧不明白摇滚、流行到底是什么。而今天,在这个充满想象力的时代,通过网络和电视,有一种小众的音乐风格悄然崛起那就是民谣。爱上民谣很简单,因为每首民谣都很好听。民谣很简单,因为它只用一把吉他就可以弹奏出来了;民谣很复杂,因为歌里唱的故事需要你去慢慢感受。2017已经过去了,十年一晃而去,下面我就为大家整理一下2017年八大民谣单曲,在过去的一年这些歌也是火的不要不要的,看看有没有你的爱豆。

继续阅读“十年前我们听周董,十年后我们来听民谣”

陈粒——一个特立独行的灵魂

一直觉得陈粒,活出了她想要的样子。

哪怕外人对她如何猜测,如何嘲讽,是支持或反对,她还是坚持唱歌这条路。

最开始知道她,是《奇妙能力歌》,是马頔《南山南》很火的那年。那时遍大街都在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第一次听,只觉得她声音唱出灵性,唱出失落。一开始并没太多心动,后面听了很多遍,越听越喜欢。也许是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爱而不得的经历,明明有更好更圆的月亮,却只喜欢心尖上的那枚。 继续阅读“陈粒——一个特立独行的灵魂”

小清新声线的民谣“女流氓”

说到女流氓,岂可少了“粥爷”,花粥的“不羁,但不放荡;屌丝,却不庸俗”开黄腔唱《老中医》,“专治吹牛逼”
她唱小清新,“时间会杀死所有的从前,我们没必要再去怀念”
能被网友热捧为民谣界的粥大爷,她是始料未及的不过是哼着人们爱听的调调,唱着普罗大众的心绪,她做的事情永远是那一件:唱我想说的,让听众找到自己的影子。

 

除了花粥,在女流氓圈里,有大火的花粥,也有拥趸无数的陈粒,他们从小众红到大众,姿态飞扬,无数粉丝喊着老公,拉着横幅到现场说,我下面给你吃
但民谣的特点就是它能满足所有人的胃口,有浓烈,也有小清新,有江湖豪情,也有浅吟低唱

 

任素汐
电影《驴得水》的故事背景是1942年,经典歌曲《夜来香》也创作于1942年,如果说电影《驴得水》本身是在记录人性、表达荒诞、触动悲情,那么《我要你》则是以一股极具反差的文艺气息飘洒到每个人的内心
(摘自歌词)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 我的情郎

继续阅读“小清新声线的民谣“女流氓””

“不清不白”、“晃来晃去”的张浅潜

第一次接触张浅潜的音乐是我的大学时光,当时电脑里放的是她的倒淌河,真的很值得推敲的歌曲,循环了一遍又一遍,那时候少不更事,心中就有种冲动,有一天一定要带着自己心爱的妞儿去青海日月山转转。

我把我的经历可以用战争或者长征来概括,从哈尔滨到南京,又从盐城辗转到成都,在长达了中国半块儿版图的溃败中,我流落到了北京,每天重复着昨天的日子,幸好,能听听歌,心里虽然不透亮,可是总能带着无聊耗费时间。有一天在微博上看到张浅潜发了一条微博,她说要招一个助手,那时候女友和我分手,也向公司辞职,整个人天天躺在东五环外的租房里,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想张开嘴,接馅饼。
继续阅读““不清不白”、“晃来晃去”的张浅潜”